恒 瑞 無 紡
HengRui Nonwovens
産品搜索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地     址:湖北省赤壁市車埠鎮                        紡織工業園區
電     話:0715-5067108                           0715-5067106                               18872828636
郵     箱:chibihengrui@126.com

中美貿易摩擦七個月小結——甯南山

從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在備忘錄上簽字的那一刻起,到今天差不多7個月了。

應該說,這七個月發生的各種事情,對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制造業界從上到下的心理沖擊之大,心态的變化幅度之大,甚至可以說超過了過去幾年的總和。

改變人的想法,或者說改變人的心理,是非常困難的,但是今年以來美國的強有力政治經濟攻勢下,硬是把國内多年沒有能扭轉的思維和思想,給大幅度的調整了過來。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2017年10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了我國當時A股市值最高的電子類股票海康威視的CEO胡揚忠,海康乘着安防産業猛增的東風,一舉成為全球老大。

當時記者是這麼問的:

NBD:芯片是科技公司的核心競争力,比如華為的海思芯片。如何看待華為進入安防領域,它是否會成為海康威視的競争對手?

胡揚忠:大家都覺得芯片是企業核心競争力最重要的體現,但在我們眼裡并不是這樣。2009年,我們就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去做解決方案、做軟件,這樣可以更加靠近客戶。在我看來,提升硬件沒有做軟件系統的重要性高。不一定每一家公司都要做自己的芯片,本身芯片市場就有充分競争

在一年後,也就是2018年10月的今天,當你讀到這段話的時候,第一反應是不是覺得不合時宜?覺得怎麼會這麼想呢?

其實胡總當時這麼回答,是有背景的,

一個是海康威視做的安防攝像系統,本身系統結構相對比較簡單,涉及到的芯片并不太多,而且國産芯片廠家具有相當強的競争力全部有成熟的國産芯片。

安防系統的五大類芯片,

CMOS圖像傳感器:衆所周知索尼最強,但是全球三強之一的豪威科技目前也是中國公司,另外國産還有比亞迪,格科微等等。

IP攝像頭的SoC芯片:華為海思是市場的霸主,中國60%以上的IP攝像頭芯片都來自海思,國外有美國的德州儀器,安霸等等,另外海康擁有大量股份的富瀚微也是海康IP攝像頭的SoC芯片供應商。

和IP攝像頭配合的後段NVR設備的芯片:主要是海思,德州儀器,Marvell三家,其中海思也占據了大部分份額。

然後是模拟攝像機的ISP圖像處理芯片,主要是處理CMOS傳感器過來的原始圖像信号,

這方面富瀚微的芯片已經是中國市場第一梯隊企業,其國内市場份額在20%以上。

和模拟攝像頭配合的後段DVR芯片,華為海思同樣是中國市場霸主,IHS的數據,早在2014年海思就占到了中國市場79%的份額。

所以胡總當時這麼回答,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海康威視除了自己的關聯企業富瀚微以外,海思是其最大最主要的芯片供應商,

記者特意問了華為海思芯片,和華為進入安防行業的問題。回答問題時由于當然不願意得罪合作夥伴,同時為了強調自己的核心競争力,表示不會太擔心華為的沖擊,因此表達了主要技術在軟件和解決方案上。

實際上,雖然胡總說的話在當時看來并沒有錯,但是如果他是在今天回答這個問題,他肯定不會這樣回答了,因為這個時候再表達任何關于芯片并不是特别重要的意思,肯定會對自己公司造成重大影響。

實際上進入2018年以來,海康威視做的最多的一項對外溝通工作之一,就是對國内投資者強調美國芯片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影響。

2018年4月16日,此時美國方面已經宣稱要對中國商品征稅,

海康威視在2017年度報告網上說明會上表示,公司中低端産品主要采用國産零部件部分高端産品有少量重要零部件來自美國、日本、台灣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公司從2017年開始與多個芯片廠商合作,用SOC專用技術芯片開發AI攝像機的産品方案,目前已在小批量供貨。公司認為美國芯片對公司業務的影響有限。

2018年美國時間5月24日,美國衆議院351-66票通過一項議案(H.R.5515),其中包括一項增補提案,該增補提案建議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美國聯邦政府采購某些中國制造商供應的視頻監控設備,海康威視、大華股份被列入其中

對此,海康威視随即發表官方聲明:關于禁止美國聯邦政府向海康威視等中資企業采購視頻監控設備的提案是沒有事實依據和證據的,提案人的指控帶有明顯的主觀臆測和偏見。


這還沒有完,兩個多月後的2018年美國時間8月1日,

美國國會正式通過了《2019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要求聯邦政府機構不得采購或獲取任何使用“受控的通信設備或服務”、“作為系統關鍵或實質性的一部分,或作為系統的任一部分關鍵的技術”的設備、系統或服務。其中“受控的通信設備或服務”涉及海康威視生産的視頻監控和通信設備

海康威視随即發表聲明說,該法案要美國總統簽署後才會生效,而且還要要等1-2年後才會實施,并且在美國市場,海康從未與該法案中描述的聯邦政府機構進行過直接業務交易,因此該法案并不會對公司業務造成實質性的影響。

在同一天,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在“聯邦紀事”政府官方網站上公布了一份文件,宣布在美國政府“出口管理條例”(Export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EAR)清單中增加44個中國公司,因為他們“違反了美國的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

美國公司如果想要向這44個中國公司出口産品,需要通過兩次審核,一次是許可證發放,另一次是許可證再審核,總之需要向BIS證明出口的産品不會用于增強中國的軍事能力,之後才能正常出口。

44個中國公司包括了8個總公司和旗下的36個附屬公司(subordinateinstitution),以中國的軍工院所為主:

中國航天科工股份有限公司第2研究院,以及旗下13個附屬機構;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13研究所,以及旗下12個附屬機構;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14研究所,以及旗下2個附屬機構;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38研究所,以及旗下7個附屬機構;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55研究所,以及旗下2個附屬機構;

中國技術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

中國華騰工業有限公司;

河北遠東通信系統工程有限公司。

雖然這份出口限制清單并不涉及中電科旗下的海康威視,但是當天其股價也下跌了4%以上。

在同一天兩份文件公布後,海康立即被投資者提問:

請問公司對美出口占比多少?中美貿易戰對公司業績有多大影響?

海康威視:您好,随着公司業務全球化布局,各地區業務占比一直處于動态變化中,公司暫無各地區業務占比具體數據披露。根據IHS Markit研究報告顯示,海康目前在美洲市場占有率為8.9%。中美貿易戰的情況尚在不斷發展變化中,公司美國市場業務暫時沒有受到實質性影響,我們将高度重視并持續關注。

非常顯然海康的回答和澄清,仍然不能打消投資者的憂慮,以至于仍然在不斷的提問相關問題。2018年10月12日,海康針對“如果美國停止供應芯片,會對公司造成多大影響”的問題,海康威視在投資者關系互動平台上表示,

“公司目前元器件供應穩定,國内芯片供應商已在行業内占據主導地位。安防行業場景分散,産品型号衆多,公司會使用來自全球包括美國在内多個地區的合适元器件, 但公司對于芯片的要求屬于正常的商用層次,均可通過一般的商業途徑獲得。”

其實海康并沒有說錯,監控方案圖像清晰度到一定程度就夠用了,功能也相對較為單一主要就是視頻,對硬件的要求不像手機這種複雜的電子産品那麼高,

國産的芯片已經可以滿足要求,不管是CMOS圖像傳感器,IPC SoC 芯片+NVR芯片,ISP芯片+DVR芯片,國産芯片都已經是市場主要玩家。

安防監控更多的技術進步是在數據處理和算法上面,在向人工智能方向發展,而對應的AI芯片國内做也沒有問題,海康也在自研AI芯片。2017 年 12 月 27 日,發改委官網公示 2018 年「互聯網+」、人工智能創新發展和數字經濟試點重大工程拟支持項目名單。

其中杭州海康威視申報的項目為:計算機視覺人工智能芯片研發及産業化項目

這說明海康也在自研AI芯片并且準備實現産業化。

實際上我認為海康更需要擔心的競争對手是華為,而不是美國人。畢竟華為不僅在芯片領域遙遙領先,在安防領域也在不斷進擊,華為平安城市方案搞的如火如荼。

胡總在去年說,

“在我看來,提升硬件沒有做軟件系統的重要性高。不一定每一家公司都要做自己的芯片,本身芯片市場就有充分競争。”在海康所在的安防領域,這句話其實并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在2018年10月的今天,海康任何管理層恐怕都不會再這樣說了,因為即使這是事實,也會很大的影響投資者的信心,認為在如此的環境下,海康怎麼還不重視芯片。

這就是國内氛圍和環境被中美貿易摩擦極大的改變了。

國内投資者和輿論的心态已經轉變為:

越是在技術上和産品能力上去美國化的中國公司,越是有投資價值。

除了中國人和中國社會心态的集體變化之外,這七個月中的關鍵事件:

1美國在瞄準先進的中國公司進行不斷管制和打擊,

2018年以來被定點打擊的公司不隻有中興。

2018年4月16日月,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發布的禁令,宣布美國公司立即停止對中興供應零部件和提供服務。這件事情到7月份達成協議解禁。曆時三個月。

中興事件對中國各行各業造成了巨大的震動和震撼,當時在國内引起了巨大的讨論,

就如9月份的瑞典事件,一大堆人跳出來說

“不要把國内的那一套帶到國外”

“瑞典講法治,講規則,不像國内那樣講人情”一樣。

今年上半年的中興事件,也是一大堆人跳出來指責中興和吹捧美國,

4月20日,一份國資委的報告在網上流傳,作者是高級經濟師,在事情僅僅發生三四天,原委都不清楚的情況下,作者全盤采信了美方的說法,指責“中興的應對極為愚蠢”“把國内的無誠信帶到國外”。

實際上我看了這份報告,全文主要是回顧了2016年中興因為往伊朗銷售産品遭受第一次制裁時候的情況,而對2018年的制裁原因,作者幾乎沒有提到,可以說他根本沒有就沒有研究過,盡管标題叫做“中興通訊遭遇美國制裁事件的分析”,但是文中對2018年中興事件的原委完全沒有提到。

可見作者根本就沒有下功夫去研究整理和閱讀原始報告,就匆匆全盤接受了美方的說法,下了結論“中興是愚蠢的”,“美國是誠信的”

這份報告在當時的影響非常大,被很多人視為是官方的内部聲音。

6月6日央廣國際一個“’國際銳評評論員”甚至公開在央廣網這樣的官方媒體上發文章,說中興公司是“巨嬰”,“用商業利益裹挾政府”“國際市場做生意,講究的是契約精神與規則法律”,把美國人視為講究契約精神和規則法律的天使,

由于來自央廣國際這樣的媒體,也被很多人視為官方表态。

實際上,很多事情是有先兆的。

就在今年1月9日的華為美國發布會,本來是要宣布和AT&T的合作,因為美國18位議員寫信要求調查安全問題而作罷。

結果華為餘承東在CES之後發表了即興的演講,被有的美國媒體視為發布會最佳講話。
美國手機銷售渠道幾乎被運營商霸占,将近90%的智能手機是通過運營商渠道銷售,如果想要進入美國市場就必須選擇與其合作。這次華為選擇的運營商 AT&T 在美國擁有 1.36 億手機用戶,是美國第二大移動運營商。

美國是全球智能手機的巨型市場,華為手機能夠進入美國,那簡直能給中國帶來超額的利潤。

美國的GDP占了全球的差不多四分之一,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他們非常堅持的把華為擋在美國之外,即使是一個手機也能和美國國家安全扯上關系。

華為公司又做錯了什麼呢?

美國的限制措施,讓華為天然的失去全球四分之一的巨大的市場情況下,和三星和蘋果這樣的國際巨頭競争,市場是商業公司力量的源泉,美國人等于是直接砍掉了華為25%的力量來源。他們對中國公司公不公正可想而知。

實際上,除了華為被事實上禁止進入美國,中興被發布禁令,

海康威視和大疆被禁止進入美國政府和軍方采購。

2018年10月11日,又發生一件大事,隻是國内對此關注不多,

美國能源部在當天對中國核電工業發布禁令:

以中國在盜竊美國核技術用于軍事為由,
宣布對中國
:2018年以前批準的技術轉移協議,全部不再延長。其中指定的幾項反應堆技術立即禁止,不管是不是2018年1月1日之前簽署的技術轉讓協議。

2:對中廣核全面禁運,技術,設備,材料全部禁止出口給中廣核及其子公司
3:對中國國産的華龍一号以及國産化的CAP1400核電站全面禁止出口零部件設備和材料,隻有使用美式技術AP1000,CAP1000的核電站可以出口美國零部件設備和材料

中廣核實唯一被全面禁止的公司,遭受了和中興一樣的待遇。

當然了,美國能源部給中廣核的禁令是“presumption of denial”,假設推定拒絕,這個是什麼意思呢,也即是“除非中廣核能夠舉證證明自己,否則默認為禁止”。也就是形成事實上禁止的關系。

美國的理由是中廣核涉及到了2016年的一起“間諜案”,

美國司法部指控一個美國公民,出生在台灣的華人何則雄,從1997年至2016年4月,與他人合謀,在沒有經美國能源部批準的情況下,在中國參與一種特殊核材料的研發和生産。法庭資料說,同時他還幫助中國廣核電力公司招募美國的核技術工程師,降低了設計和制造核反應堆部件的時間和資金成本。

2017年,何某被判24個月監禁。

不過有趣的是,根據VOA的報道,何則雄最終選擇認罪來減輕刑罰,但根據何則雄辯護律師與檢方達成的協議,他必須向美國政府供認他所了解的中國核項目信息

直白的說,就是美國方面以重刑威脅,要求何某提供中國核工業項目的商業機密。

我再反複強調一個真理,

發達國家的誠信,法治,人權和規則更多是對内的,

對外的時候都是國家利益至上,這是一個無比簡單的,被大量事實多次驗證的結果。

那些在中興事件,瑞典遊客事件中,條件反射式的認為對方講法治,講規則,認為對方對中國公司和中國人的行為肯定不帶有任何國家利益和種族歧視色彩,

因此有意無意的完全采信對方的說法,用極大的寬容去美化對方的行為,

反而一邊倒的指責和苛求本國公司和公民,這就是犯了認識上的錯誤。

包括國資委報告的作者和央廣網的評論員,都是犯了這個錯誤。

在國際交往中,對方行為的動機一定是國家和種族利益,因此在今年的涉外事件中,

那些文章中沒有任何幹貨,沒有對美方原始報告和内容的分析,沒有閱讀各種原始文檔,沒有以及中興應對行為的詳細客觀描述。

相反文中隻有觀點,而觀點是隻會默認和高聲贊美對方講規則講法治,

同時說本國愚蠢,把國内的無誠信帶到國外,不講規則,而完全不從利益動機去分析對方行為,不去深入解析美方原始報告的内容的所謂高級分析師,銳評評論員,其分析報告毫無價值。

僅僅最近一年來,美國方面發布各種禁令和限制涉及到的公司有:

全球無人機領域老大大疆創新;

中國A股市值最高電子股海康威視(雖然現在跌下來了);

中國最強電子科技公司華為;

全球通訊設備四強,中國集成電路前三的中興;

全球核工業一流公司中廣核;

負責華龍一号項目的中核集團;

中國最大的國有電子科技公司中國電科;

中國最大軍工和航天集團之一的航天科工…

這些公司都是中國産業升級和國家實力的精華所在,

10月份美國能源部最新的核電禁令,

盡管美國指責中國“盜竊”了美國技術,而且還用于軍事用途,

但是美國能源部的禁令裡面,

對中國國産的核電技術華龍一号和CAP1400就全面禁運,

而對中國引進的美國技術的AP1000和CAP1000則不禁止,

依然可以進口美國設備和原材料,

對比今年中興因為給35個員工發了年終獎,美方就要全面禁運,而且要求管理層全部去職,罰款10億美元。

這就充分說明了美方行為的“靈活性”,霸權在我手裡,我想對你怎麼處理是我說了算。

2:中國公司的韌性比想象的強,技術上去美國化已經成為中國龍頭企業的共識

美國人隻是占據了部分的高端制造業,注意是部分,而最為核心的競争能力在集成電路和軟件部分,也就是ICT領域。

我之前分析過全球的千億美元公司,美國科技産業的四大支柱:

ICT産業(集成電路+軟件),汽車産業,制藥産業,能源。

其中美國人隻有ICT産業居于絕對領先,可以讓人休克。

在其他領域,美國人的技術優勢就沒那麼強了。

以10月11日美國的核電禁令為例,中廣核就被全面禁止從美國進口技術,材料和設備。

看了中廣核的聲明,和中興相比,顯得非常淡定,隻有一百字多點

“【關于美國政府涉核相關公告的聲明】我們已注意到相關報道,我們不理解美國政府對中廣核的推論是基于已被證實的事實,還是已生效的司法判決。目前看,兩者皆不成立,美國政府的推論是不恰當的,我們保留以法律手段維護企業合法權益的權利。”

以至于評論裡面有網友說“能不能發個正式點的聲明”

另外還發了個補充說明,更是隻有幾十個字。

【關于美國政府涉核相關公告的補充聲明】中廣核在英國開展的項目,沒有使用美國核技術,并且核技術出口過程受到中國監管當局嚴格管制。我們将繼續與合作夥伴一起推動英國新建核電項目。

之後中廣核就沒怎麼理會這個禁令了,官微最近幾條關注的都是集團舉辦的第六屆運動會

可以和中興被禁運的反應對比,中廣核的反應可以說完全不同,

這背後的原因,

2017年美國對華核電相關出口很少,僅為1.7億美元。
核電部分,一個是中國國産化率已經很高,2018年的官方數字國産的華龍一号” 示範工程防城港二期設備國産化率86.7%
另外一個核電這個東西,美國不像在集成電路領域那樣絕對優勢,除了中國以外,法國,俄羅斯,日本等等都是核電強國,設備供應來源多樣化。

還有更為重要的,中國是全球唯一還在大規模建造核電站的國家,我難以想象美國人不賣給中國還能賣給誰,這等于斷絕了美國産業界持續投入商業核技術發展的财路。

負責華龍一号核電站建設的中核集團10月12日在微信公衆号回應說,
“華龍一号的進口設備基本沒有美國提供的産品。”
“即使有,我們認為也不存在唯一性,所以此次禁令不會對華龍一号的建設産生影響。華龍一号示範工程福清5、6号機組自2015年開工以來,進展順利,所有重大節點均按期或提前實現,目前5号機組、6号機組均處于安裝階段,工程建設的安全、質量、進度和投資均符合計劃要求。”

除了在核電以外,在美國人占據優勢的ICT電子科技領域,在對硬件要求沒有那麼高的領域,例如海康所在的安防領域,就如海康CEO胡總所說,客戶化解決方案,軟件和算法才是競争力核心所在,硬件部分國産芯片已經可以滿足需求,安霸和TI不供貨,還有國産的海思,富瀚微,北京君正等等。

同樣的在家電領域,以及各種家用小電器領域,由于對電子硬件的規格要求和運算能力要求沒有那麼高,同時在這些領域也有大量國産供應商,有的企業例如格力也在自研家電芯片。

2018年8月14日,一家叫做珠海零邊界的集成電路公司于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注冊資本為10億元人民币,該公司唯一的股東為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明珠任董事長。經營範圍包含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電子元器件、電子産品的設計與銷售;通訊技術、物聯網技術、嵌入式軟件、計算機軟件、移動設備軟件開發與銷售;技術服務以及技術咨詢;上述産品的批發與進出口業務。

在8月28日格力電器的微信公衆号文章《格力造芯你想知道的都在這裡》寫道,格力投入芯片研發已經三年,目前自研芯片已經開始進入量産階段,明年就将在格力空調中大量上市。

不過文章裡面沒有寫具體是哪些種類的芯片,推測應該是MCU主控芯片。

因為在今年6月份的時候,格力就已有兩款MCU芯片應用于自家空調,不過量很小,總裝機量超過1萬台。另外格力也在自研IGBT功率芯片。

在家電這些領域,總體來說芯片價格并不昂貴,

像其中份額最多的MCU主控芯片,占家電成本也就是1%左右,因此家電品牌對其成本不太敏感,更傾向于采用國外企業的成熟方案,導緻國産廠家進入出現一定困難。

由于貿易戰的極大的刺激,反而會極大的促進國産品牌加強支持本土芯片企業,給于本土企業更高的份額,以便保證供應安全。

另外這些芯片領域,除了美國芯片和國産芯片以外,歐系,日系,韓系也有不少選擇,

比如格力的MCU芯片,就大量進口自日本東芝和日本瑞薩。

真正值得擔心的是對硬件要求高的領域,

例如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和平闆電腦這些消費電子領域等等,

美國的集成電路産品在這些領域目前還有無可替代的作用,性能稍微差點就會大大喪失商業競争力,由于美國芯片也占據極高的份額,突然停止供貨也會導緻生産和企業出貨停頓。

中興今年被立即休克就是很大的警示。

換句話說,

對商業競争力沒有太大要求的中國軍工集團,例如航天科工,航天科技,中國電科等,并不依賴于美國的産品;

對硬件規格和技術要求總體較低的領域,例如安防,家電,小電器小電子産品等,

代表企業海爾,格力,海康,大華,美的等,雖然對美國芯片有一定的依賴,但是總體來說選擇較多,美系沒有了還有歐系,日系,韓系,另外也會大大刺激國産芯片的發展。

最值得擔心和需要高度戒備和采取措施的,對商業競争力要求極高的領域,

尤其是消費電子産品,

代表企業:聯想,華為,中興,小米,OPPO, VIVO等,一旦美系停止供貨,打擊極大這也是目前最讓人擔心的領域。

不過目前據我了解到的信息,

以上企業中有的公司,在這七個月裡采取技術上“去美國化”措施保證供貨安全。已經有公司在全面推進設計新的“去美國化”單闆作為産品備份,全面采用歐系,日系,韓系和國産産品,相關産品的設計打樣和驗證均在推進中。

以智能手機為例,我國企業目前處于從中端向高端旗艦發展的過程中,如果突然受到美國禁運,高端旗艦手機必然全軍覆沒,品牌高端化之路将會暫時中止。以華為為例,作為利潤主力的Mate系列,P系列高端手機将會全軍覆沒。

但幾大公司使用“去美國化”方案做出中低端手機并無太大問題,

雖然性能上乃至于外觀尺寸上會有犧牲和退步,但可采取降價等策略,仍然可以實現銷售并且保證公司生存。

實際上我們經常在媒體上看到的非洲手機之王“深圳傳音”公司就是生産最低端的手機,隻不過光芒被國産大型電子品牌掩蓋。傳音手機的性能就不高,基本采用國産零配件。

我國大型手機公司,在中興事件刺激下設計去美國化的手機,其性能雖然無法達到旗艦機的要求,但是至少遠在傳音手機之上。

同時到時候國家可以采取行動配合,例如擡高非國産品牌手機關稅和消費稅,

保證國産品牌生存,畢竟全球30%的智能手機市場在中國本土,掌控在中國手裡,這是巨大的力量來源。

當然了,美國人對華為,小米,OPPO, VIVO,聯想全面禁運的可能性不高,因為反過來說,這幾家公司都是全球性的芯片大買家,聯想,華為,步步高都是全球芯片十大買家,

像美國本土最大的高通,65%的營收來自中國,所以中國2015年對高通罰款61億人民币,2018年又否決高通收購恩智浦案使其損失20億美元,高通也沒啥辦法。

真要全部禁運,美國本土的芯片公司也得垮,市場(客戶)和供應商是互相制約的關系,不存在一方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

美國更有可能的是,選擇其中的龍頭企業進行精确打擊。

同時為了防止EDA芯片設計工具領域被卡脖子,2018年9月12日,芯片設計工具公司華大九天宣布獲得國家集成電路大基金領投,最近的9個月,該公司獲得了數億元的融資,創造了曆史紀錄。但是總體來說,華大九天在EDA方面進度仍然需要加快,

華大九天目前面臨的問題,

一個是EDA工具無法支撐10納米及以下的先進工藝,像華為海思的麒麟980,現在都已經7nm了。

一個是集成電路設計全流程需要的設計工具,華大九天目前隻能提供三分之一左右,其餘三分之二隻能使用國際巨頭産品,換句話說,華大九天目前還無法達到能夠支持産業發展的地步。

目前國際三大EDA巨頭Synopsys,Cadence,Mentor都是美國公司,其中Mentor已經被西門子收購,但是依然受到美國法律管轄。

因此如果美國宣布對中國完全停止EDA工具服務,打擊會很大,芯片設計工作陷入停頓,隻能從歐洲,日本,韓國進口芯片補充。

當然也可以用盜版,

但是一個涉及知識産權問題,終端産品在國外無法銷售,甚至可能得不到下遊芯片代工廠家配合;

另外一個是無法獲得更新,工具相對主流還是會越來越落後,跟不上目前芯片設計一日千裡的步伐,做出來的東西也很難具備商業競争力。

因此我國大型商業公司,也應該投入精力到EDA工具的開發,或者注資到本土EDA工具公司,以保證産業鍊安全。

另外一個部分是軟件部分,操作系統目前也是美國壟斷,但是我倒是覺得,相對于硬件部分,操作系統如果被全面禁令,倒是中國本土産業的巨大機會。

我甚至心裡有一種期待美國全面禁止中國公司使用windows或者安卓的想法。

操作系統在生态上的難度大于技術,就以智能手機為例,

過去的10年間,全球誕生了大量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三星的BADA,黑莓手機的Blackberry OS,諾基亞的塞班,微軟的windows phone。

連國内的阿裡都推出了YunOS,使用在魅族的手機上,隻不過被廣泛認為是基于安卓修改。

可以說幾乎每一家手機巨頭都有自己的操作系統,隻不過在市場競争中逐漸形成了安卓和iOS兩大生态,可見在技術上,作出一個操作系統并不如想象的困難。

華為在今年也明确的說了該公司有自己的操作系統,隻不過處于商業考慮不會使用,還是會繼續支持安卓。

我在之前的文章也寫過,在新興的物聯網領域,華為和阿裡都在力推自己的操作系統,

其中的阿裡的AliOS進展很快,從2016年7月開始直接和上汽合作,上汽的新能源汽車均使用AliOS, 阿裡在汽車操作系統上已經在和安卓開始競争。

到2018年8月,國内搭載AliOS的上汽自主品牌汽車已經超過70萬輛,這也讓AliOS的數據樣本在不斷擴大。

同時阿裡也在和标緻,雪鐵龍,福特等合作,搭載AliOS的新福特翼虎,也在今年下半年在國内上市。

如果美國真的下決心對中國公司全面禁止安卓使用,

那麼首先在車聯網領域,占據全球30%汽車市場的中國,就對安卓關上了大門,而阿裡巴巴操作系統事業部旗下的AliOS則會半夜裡笑醒。

中國手機公司雖然短時間内會受到打擊,

但是手機品牌+應用軟件+占全球30%的中國本土市場三者中國都有掌握,在國家推動下可以逐步實現手機國産操作系統,以及各種APP的全面普及,徹底擺脫安卓,

因此如果美國敢于在操作系統上和中國徹底決裂,這還真不一定是壞事,促進中國實現自主生态,我甚至内心還有點期待。

總的來說,去美國化已經成為中國各大産業龍頭企業的共識,我也看到讀者發的信息,除了美國占據絕對優勢的ICT信息科技行業以外,國内汽車品牌企業也在排查美系汽車零部件,采取措施保證供貨安全。

3:貿易戰的力度在趨強,但更應關注的是國内消費減速

中美互征關稅,目前已經生效的有:

7月6日: 340億美元商品征收25%關稅

中國同一天反擊:對340億美元美國商品征收25%關稅

8月23日:160億美元商品征收25%關稅

中國同一天反擊:對160億美元商品征收25%關稅

9月24日:2000億美元商品征收10%的關稅,并且将在2019年1月1日上升到25%

中國同一天反擊:美國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實施加征5%—10%不等關稅

可以看出中國在關稅上反擊美國的空間已經不大,

根據中國統計,2017年從美國進口為1539億美元,而目前加征關稅的500億美元+600億美元=1100億美元,加上今年4月2日為了報複美國232條款鋼鋁産品關稅,而對美國30億美元産品征收關稅,總共已經是1130億美元。

因此我國再進行關稅報複已經沒有太多空間,除非在稅率上做文章,然而稅率太高會真的大大影響美國對我國出口,這并不是我國追求的目标。

而剩下未征稅的産品很多是我國急需或者必須的産品,也沒有必要繼續加征關稅。

除非開始打擊美國在華企業,但是在華美資企業和中國企業是深度綁定,有大量就業,另外一個打擊美資也會相應動搖其他外資的市場環境信心,這不太符合我國擴大對外開放的期望。

互征關稅這個過程,當然會對中美相關企業造成一定痛苦,

但是從最近的數據來看,9月中國對美出口增長16.6%,連續五個月保持11%以上的高增速,

雖然我們一直說,這是在搶出口,這是翹尾效應,

但是從7月6日開始,第一輪340億美元的25%關稅已經開征,

8月23日第二輪160億美元已經開征。

已經占到了中國對美國出口總額的11.6%(按照2017年計算),但即使這樣9月份增速仍然高達16.6%,反而進一步加速。

應該說,從長遠來看,中美高強度的互征關稅,一定會影響中國的對美出口,因此我國出口面臨下行的壓力,但是我認為,雖然出口一定會受到關稅影響,但是中國制造的韌性和強大競争力會比悲觀派認為的強大。

我們可以等待後續幾個月的對美國出口數字,

尤其是10月份是第三輪2000億美元10%關稅全面開征之後的第一個月,

這已經是中國對美國出口的接近50%了,所以10月和11月的出口數據,可以讓我們更清楚的看到中國對美出口的競争力到底如何。

更為重要的是,

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4298億美元,顯然是沒辦法和國内超過5萬億美元的消費市場比較的。

2016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32316億元

2017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66262億元

一年時間增加了大約3.3946萬億元,按照2017年6.75的平均彙率也就是5029億美元,一年增長的部分,就比出口美國的總金額還多了,相當于中國國内一年增長一個以上出口美國市場。

10月份傳出消息,說歌爾股份會把全部産線搬遷到越南,其實這是錯誤的信息,隻是歌爾股份的Airpod裝配線,在公司業務中占比并不大,歌爾股份的主要産品是電聲器件和電子配件。實際上2018年9月,歌爾股份剛和青島市政府簽約,以自有資金投資18億元在青島建立智能傳感器項目。

另外2018年10月16日,歌爾股份宣布在南甯市以自有資金或自籌資金投資建設項目,用于智能耳機、智能音箱、無人機等産品的加工生産。前期項目總投資10億元人民币,後期投資和南甯市政府雙方另行商定。

全球最大的産業鍊在這裡,全球30%的消費電子市場在這裡,而全球增長最快的電子品牌小米,華為,OPPO, VIVO等都在這裡,搬遷并沒有那麼容易。

三星手機産線就基本從中國搬走了,代價是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占有率跌到1%以下,直接拖累其全球市占率不斷下滑。

因此重心應該是放在應對國内市場上來,今年以來我國最為核心的社會消費品數據,從去年保持10%以上的增速,到今年增速下降了一個百分點,落到了9%這個增速區間,

這個增速平台的下降,直接拖累了經濟增速,最新出爐的第三季度經濟增速,下降到了6.5%,創下了2009年一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

如何提振國内消費,才是目前應該關注的重心。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聯系方式
李經理:18271120146